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百态 > 手机访问:m.2bui.com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原标题: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3年内从全村人均收入2300元的贫困村到7500多元的淘宝村,中国自行车王国的没落与重生。

天下网商记者 蒋菲

平乡,从不缺传奇。

上世纪70年代末,自行车还是结婚必备的“三大件”,买不到车的平乡青年,为了结婚自己买来零配件,组装成一辆辆自行车,无意中诞生无数手工造车的家庭作坊。到了90年代初,这个河北邢台市下辖的县城一跃成为国内最大的自行车零配件集散地。

然而,随着私家车时代的到来,传统自行车行业衰落,平乡发展遇挫,平乡人还能再创传奇吗?

进货我们就离婚

“人家厂里卖不完的货才给你,你再进回来,那不是明摆着被骗吗?”“哥,这就是一个坑,你还非得往下跳!”

王亚琳站在屋子中间,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一家四口人围着劝他,父母弟弟媳妇轮番上阵。“你就做发财梦去吧,要是把货进回来,我们离婚!”最后,妻子撂下一句狠话。

此时正值2012年开春,这场家庭批斗会始于30辆儿童自行车。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王亚琳

1990年,王亚琳出生在艾村,平乡县下辖3镇4乡253个行政村,东富西穷,越往西产业越少,到了艾村,几乎家家户户都靠种地为生。王亚琳家人多地少,算是贫困户,以至2008年妻子嫁过来时,只看到了一个窝棚。村里村外议论纷纷,都觉得这个长相酷似“赵丽颖”的凤凰,怎么就选了这么个草窝。

王亚琳很小就看清了自己未来的出路,无非是在东边某个村子里的家庭作坊里当学徒,“飞鸽”的大梁、“永久”的车把,“红旗”的链条,“长白山”的瓦(圈)……这些流传街头的顺口溜,正是无数平乡家庭作坊的写照,做轮胎的只做轮胎,做脚蹬的只管脚蹬。

而王亚琳和妻子,一起在隔壁村一家作坊组装车筐。机器上一根烧烫的铜棒,两根铁丝往中间一搁,脚一踩,等铁丝融化以后粘在一起,有点像踩缝纫机。不同的是,这个机器会迸射火星,溅得衣服上全是洞,有时候还会烫伤皮肤,工资3000元一月,一年下来能存下2万块钱。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平乡的传统电焊工

那时,王亚琳梦想着攒钱买辆3万块的面包车,艾村冬天最冷能到零下二十度,父母骑着摩托车赶集走亲戚,每每冻得不行。王亚琳看到村里有人开上轿车,想着将来也买个车,带父母出门可以不受冻。

一次,王亚琳为了买到心仪的鼠标,尝试网购,成功之后,他想到或许可以兼职开网店赚钱。甫一入行,他选择代发男装,他第一次学会上传身份证,也交了1000元的保证金,因为担心钱退不回来,他一连几个晚上睡不着,结果保证金自然一分没少,可店铺也没卖出过一件衣服。

网上的第一笔生意

王亚琳琢磨着,可能是定位出了问题,既然家乡是自行车之都,何必舍近取远做男装,干脆做自行车吧,可这里到处是自行车零件配件,几乎没有整车工厂,而要上网销售,总不能让买家收一堆零件再自己装车吧。

他找遍了县里大大小小的村庄,都没有整车,最后从别的学徒口中打听到,有个霍洪村,做了三十余年童车,也许有他要的整车。

王亚琳打开淘宝网站,以“童车、平乡”为关键词进行搜索,果然看到有三家网店在卖儿童自行车。2011年11月,他赶紧去霍洪村找厂家,挨家挨户打听,逢人就说自己想进货去网上卖。人家一听要在网上卖,不搭理他,看他的眼神像看骗子。

当时,厂家的客户都是实体店经销商,一个省份一个总代理,再往下一层层的发往各市各县的实体店,通过实体店卖出去,整个平乡都是这种销售模式。

而且,王亚琳原计划拿样品拍照,传上网店后卖一个从厂里拿一个,接触后他才知道厂家根本不认这种模式,作为进货方,他必须先下订单,自己进一批货存着。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王亚琳现在拥有的生产间

一连找了5家厂,都吃了闭门羹,王亚琳心灰意冷,决定最后再敲一家门。开门的是个30出头的光头壮汉,刚好在阿里巴巴网站上做批发,自己也开了网店,便爽快答应为王亚琳供货,但是订单要200辆起。

一辆自行车的进价130元,成本接近3万,王亚琳拿不出这么多钱,好说歹说求了许久,光头大哥才同意,别的客户订这款车时,在订单外加做20辆给他,让王亚琳回去等电话。

等了3个月,王亚琳终于等来老板的电话,去跟家里人报喜,没想到全家人坚决反对,2600元的进价,小两口省吃俭用一个月才能存下,这才有了开头的一幕。

尽管家人强势,王亚琳却不肯松口,坚持要试一试。最后看他落下眼泪,妈妈心软了,说让孩子试一试吧,这样他才会死心,不然可能要遗憾一辈子。

王亚琳如愿把货拉回家,拍照传图,没想到,当天就成交了一笔。

当王亚琳兴匆匆把童车拿绳子绑在媳妇陪嫁来的摩托车后座,向几公里外的县城快递点驶去时,父母望着他离去的身影小声嘀咕:网上还真能卖出去?

高调买车引发竞争

快递点老板娘从没见过有人寄整辆童车,反问“你还送这个”?没有针对这类产品的收费标准,老板娘最后估摸着收取了40元快递费。

起初,王亚琳的网店一天能卖一台车,童车利润高,卖一台能赚50元。后来是一天卖三台,王亚琳干脆辞职,专心在电脑前做起淘宝,“卖三个一天能赚一百多,比打工强。”卖到一天十台后,王亚琳又要进货,送货,还要做客服,干脆把媳妇也劝回来帮忙,“我们两个人打工一天也就挣了一两百,做这个能挣五百,你回来帮我吧”。

碍于之前撂了离婚的狠话,夫妻之间还是有点隔阂,媳妇总是冷着脸。王亚琳知道媳妇不会打字,就手把手教她使用键盘,认拼音输入法,渐渐地媳妇知道,旺旺的“叮咚”声一起,就是家里要来生意了。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王亚琳的妻子,如今成了专业的客服

最多的一天,王亚琳挣了三千块钱,他得意地向媳妇炫耀“真是赚大钱了”,第一年开网店,夫妻俩赚了几十万。2013年,王亚琳花77000元买了一台东风牌的SUV,小车开进村时,整个村都沸腾了,艾村3000多口人,几乎家家都是摩托车,人人都在问“这个年轻的小孩咋能赚这么多钱?”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后有人从王亚琳的小舅舅嘴里打听到,小两口是在网上做淘宝的,卖的是童车。消息不胫而走,平乡到处流传着“谁谁家捣鼓童车发财了 ”的风声。

王亚琳至今还在后悔,就因为买了辆车,村里村外都开始做童车,导致竞争上来了,各种产品各种价格都有,挤压着他的店铺利润。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霍洪村的年轻人,村里本来就有完整的童车产业链,直接开个网店就能开卖。潘磊就是土生土长的霍洪村人,王亚琳还没做淘宝前,他就开了网店,也是王亚琳最早在网上搜索到的三家店铺之一,两人甚至因此成了网友。

这两年,潘磊眼瞅着王亚琳从零做起,成了县里的创业名人,后者卖到900辆时,还在qq空间发了说说:“我终于突破900辆了!”。反观自己,2010年5月就开始做童车,可大部分时间店铺都是妻子打理,因为频繁更换产品,生意始终没有起色。

潘磊比王亚琳大2岁,中专后就去当兵,退役回来在县消防队工作,一个月工资500块钱,可架不住是铁饭碗,家里人对他的职业都很满意,潘磊犹豫,要不要出来专职干网店。

童车类网店井喷

作为最早的一批网店老板,潘磊和几个店主偶尔也会被邀请参加厂家的饭局。有朋友跟他抱怨,“咱们就别去了吧,就咱们这点生意,整天过去看厂家眼色多难受,坐一起吃饭也没地位。”

潘磊心里明白,淘宝店主一天能卖十几单就不错了,对厂家来说是小客户,人家走经销商大车一走就是几千辆,根本不在乎这点量。

而且,出厂的童车基本是“双包”,一箱子装两辆童车,车体85%已装好,剩下的零配件由购买者自行装上去。而淘宝客户还要把箱子拆掉,把两辆车拿出来分拆成两个包裹再打包,厂家也不会为了淘宝客户改变自己的打包方式。

朋友有了退出的苗头,潘磊开导他,“兄弟你听我的,再忍两年,淘宝销量肯定能上来。”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潘磊

潘磊没想到,平乡的这把电商火不仅烧了起来,而且异常猛烈。他50多岁的舅舅,部队里的战友,一天到晚向他请教怎么上传宝贝。“一户带十户,十户带一村,一村带一片”,家家户户都搞起童车,只要到了下午发货时间,路上全是骑着摩托或电三轮拉货的,快递站点干脆把货车开到村口,等着村民过来送件,这家卖10台,那家卖20多台,还有的干脆用农用拖拉机拉货。

走在平乡的各个村子,墙上刷的不是供淘宝货的,就是卖淘宝配件的。潘磊去找照相馆拍淘宝产品图,没人愿意拍,最后只能去县里一家叫罗马假日的婚纱摄影店拍,后来这家店转了型,全心全意做起了淘宝拍摄。

平乡的房屋多是一层楼的平房,王亚琳见过村民搭梯子,把童车搬到屋顶,就为了拍照光线好,令他哭笑不得。

而在艾村,过去没有童车产业,可随着网店的兴起,大家觉得去别的村配货不太方便,就自己搞起了相关产业。王亚琳的亲戚看他卖得好,就尝试自己做配件供他——舅舅的女儿做烤漆、发小做塑料件、而叔叔专门做坐垫凉席等赠品。

家庭作坊主转型

一辆刚组装完的童车,正在流水线上测试,走了没几步远,失去平衡摔了出去。

郑丰辉摇摇头,示意工人可以把测试停了。这是他决定转型生产童车后,做出得的第一批货,结果却让人大失所望,配件安装起来后,各方面都不协调,不是车头歪掉,就是转向不合格。

500辆新童车,全部进了附近的废品回收站,100元的成本价卖了20元的废铁价,看着站长大爷咧嘴笑得开心,郑丰辉恨得牙痒痒。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郑丰辉

2013年,郑丰辉与王亚琳相识,两人都是从家庭作坊出来的学徒,不同的是郑丰辉自己成了作坊主,他专门做打气筒。这一年,郑丰辉成了王亚琳的供货商。合作一年后,郑丰辉发现,光是给王亚琳一家网店,一年供应的打气筒就有上万件,他干脆琢磨着自己生产童车,放到王亚琳的网店上销售。

郑丰辉不是从传统作坊主转型童车生产的第一人,在他之前,早有人闻风改行,首战告败,他并不想打退堂鼓,“别人能在这行赚到钱,我也可以”。2014年,他成功做出质量过关的童车,在王亚琳的网店上销售。

可是这段蜜月只维持了一年。2015年,王亚琳决定自产自销,因为这行竞争太激烈,大量网店开始自产自销,价格和利润压得越来越低,利润最薄的时候,一辆车只赚十块钱。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在王亚琳家工作的女工

组装厂的场地就选在自己家里,盖上一幢二层小楼,楼上住人楼下生产,招来的工人大多是当地的留守妇女,工资60到80元一天,她们拧个螺丝,把零件组装在一起,一个月能挣2000多块钱,“拧”出了自家的好日子。

至于郑丰辉,平乡电商之外,他找到了传统经销商,甚至还与国外的贸易公司建立起联系。在王亚琳的影响下,这一年他也决定开网店,“这些人有两台电脑就能搞定销售,我也可以。”

“中国淘宝村”诞生

同在2015年,潘磊终于下决心辞去消防队的工作,全力以赴干淘宝。这一年,阿里巴巴集团推出了“中国质造”,旨在对产业带进行梳理和对接,促使企业转型升级,扶持一批高质量高标准的自主品牌。

潘磊在杭州的一次活动上打听到,“中国质造”的第二站很可能就在平乡,他听后再也坐不住,回来就把工作辞了,重新定位店铺要往“儿童平衡车”这个类目上走,下架不符合的产品,终于在开店5年后实现盈利。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艾村成为“中国淘宝村”

2014年和2015年,艾村连续获评“中国淘宝村”。阿里研究院对淘宝村的界定是,大量网商聚集,电子商务年交易额达到1000万元人民币以上,村活跃网店数量达到100家,或者占本村家庭户数10%以上。

调查数据显示,3年来(2013-2016),艾村在全县253个行政村中,经济实力排名由后50名一跃上升为前93名;标准贫困户也从当初的367户,减少到4户。全村人均收入由2300元提高到7500多元,这是一份亮眼的脱贫成绩单。

阿里巴巴集团还宣布了针对淘宝村的三大扶持措施,包括信贷、培训和推广等三方面。随着“淘宝村”名气越来越大,霍洪村、艾村附近的不少村也加入到电商经营行列。阿里研究院电商专家和本县网商带头人,还组建了平乡县电商创业导师团,定期开展青年电商志愿服务,开展帮带行动。


农村小伙在淘宝卖童车年入百万,娶上“赵丽颖”还带全村脱贫

乌克兰男孩拍摄潘磊家的产品图

如今,王亚琳的网店,在儿童三轮车类目销量排第一名,店铺年销售额1000万以上;潘磊在追求更高的图片设计水平,上个月他专程去上海拍摄产品图,骑在车上的模特是一个乌克兰男孩;郑丰辉有了两家车间,70号工人,5家淘宝店铺,营业额在4000万以上,还把童车买到了东欧、俄罗斯、印度。

本文由天下网商(txws_txws)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