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野史趣闻 > 手机访问:m.2bui.com

流沙河老先生刚刚去世:简单说说流沙河先生的人生

流沙河这一辈子,可以说真的是倒霉透顶。

流沙河的一生以26岁为分水岭。

26岁之前,他的父亲曾在国民党金堂县政府任职军事科长,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处死。

不过,流沙河倒没有为父亲被镇压,感到太多的愤慨。

流沙河认为父亲只是普通职员,能力平庸,做什么事情都不太行,当然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自然,父亲的原罪可能就是因为是地主出生。

然而,在当年年轻的流沙河看来,新政权上台以后,对以往敌人进行清洗也是情理之中。

在那时候的四川,这也是普遍现象,没什么稀奇。

其实,早在父亲被杀之前,流沙河就已经和他划清界限。

早在1950年,他就到《川西农民报》任副刊编辑,投身革命了。

对付父亲的死,流沙河是这么说的:我的父亲和许多旧政权的人员一样,死于1951年。我丝毫没有为这个事情去仇视这个政权。但是呢,确有某种看法,这个有时是有的,总觉得当初用不着杀那么多人。实际上我的父亲,在旧社会不过就是普通的职员。他从来没有对抗过共产党,也没有作过恶,很多人都晓得他们是干干净净的。但是,又回头认为,好像革命就是这样,一定要经过血的洗礼,不然怎么产生新世界呢!觉得这个革命理论也站得住。但只是心中有所怀疑,绝无对这个政权有任何仇恨。

父亲的死对流沙河没什么影响,1952年他调入文联工作。

当时文联可是好地方,标准的政府机关,待遇好、工作轻松、有机会往上升。

流沙河的一生重大改变,在于1957年26岁的他写了一首《草木篇》的诗。

这首诗在今天看来,非常普通,连高中生都可以写出来。

诗歌文采很一般,内容也没什么了不起,无非是说知识分子不要随大流、溜须拍马、踩着人往上爬,还是要保持自己的独立人格。

做人难道不该这样吗?又有什么问题呢?

只是,他的运气太不好了。

古人说:一命二运三风水。

命有时候真的很重要!

正好处在连续的政治运动夹缝中,恰好要树立几个典型。

流沙河就成为了其中一个大典型。

那时候,1956年赫鲁晓夫刚刚发表了推翻斯大林的报告,否定个人崇拜,要清算以往集权时代的罪行,为受害者平反。

这份报告在中国大陆是禁止的,连高级领导也看不到具体内容。

即便如此,对民间尤其是知识分子,上面还有很大的警惕,怕他们跟风学习赫鲁晓夫那一套。

同时,当时已经计划开始搞大跃进,不希望文化界有人出来指手画脚。

整一整这些人,也就是必须的。

而流沙河是个20多岁的低级职员,人微言轻,职务低微,哪里知道有这回事。

他写了《草木篇》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只是大鸣大放初期想要表达自己的一些想法,说难听就是年轻人耍性格而已。

如此,他就正好碰到枪口上。

他的《草木篇》被认为是宣扬反革命思想。这个大帽子一扣,流沙河能够活命就是奇迹了。

随后他被监督劳动20年,前8年留在文联扫厕所、拉车子、做苦工。文革爆发以后,流沙河被赶到老家金堂县长达12年

这里非常艰苦,流沙河在这里前6年以大拉锯做重体力活为生。

他回忆:真正回到老家去那个才苦,累死人呐,五类分子管制起来不说,还要计件劳动,一天拉了下来(拉锯)够受。你想那个又是计件工,拉一尺才有一尺的钱。这样弄下来这个人简直累得不得了。往往都是天快要黑了看不清楚墨线了才把锯子停了,然后赶快回去了。早晨天亮前就赶起来,还没有走拢那个锯木那里就开始脱衣裤了。两个拉锯子的人为了节省时间上厕所就一起。腊月三十都还在做,正月初二又在开始做了,这么苦。期间累得几乎每隔两个月都要病一次。一年下来,劳动的累病,加之以恐惧你想文革的时候,要是学生红卫兵把你弄回成都去了,要往死处整呐。营养又很差,害了肺气肿。

因为身体累垮了,得了重病,流沙河被迫只能转而装订木箱。

为了活下去,连6岁的儿子都来帮忙:只拉了六年。把那个六年过了,还有六年就是钉包装木箱。就是我的儿子协助我,他才六岁七岁,他已经开始做童工,钉包装箱子的两个档头,全部是他钉的。拿个钉锤,当当当,一天可以赚一角钱。六年,我们父子就在做这个,钱可以挣到四十元。而且要松活些了。两个六年,十二年,文革都完了都还在做。

儿子从小跟着自己吃苦,流沙河却毫无办法,唯一的报答是回家后趴在床上让儿子骑马马。

前后倒霉了20年,其实流沙河还算好的,比他惨的人多如牛毛了。

流沙河有个好友叫做邱原,两人是被一起打成右派的。

邱原比流沙河聪明的多、能干的多、胆子也大的多,没想到死的也早得多。

流沙河之所以没死,要感谢一个很有远见的女人。就是这个女人劝流沙河回农村劳动,因为农村搞运动没有城里这么夸张:坚决要把我弄回去,是人事科长,叫李彬,老干部,她的丈夫就是那个常苏民,当初喊我说你一定要出来放第一炮的。这个李彬所以对我好。弄我回去的时候,我就跟李彬说,我说我还不想回去呢,我看人家邱原就在成都,我又能够拉这个车子。李彬说,你别看邱原自由呐,危险得很哪流沙河,你回去的好。我说好,叫我回去我就回去。

结果,真的被这个女人说中了。

所以,中国女人真的不能小瞧,有时候比男人还要有远见。

邱原自认为聪明,被开除公职以后就自己在成都开店,搞篆刻、油印之类。

当时开小店哪里能够活下去,邱原就私自接活,给人刻章,包括一些公章。

文革开始后,有人举报,民警在邱原家里抄出一枚自己刻的公章。

这当然是犯罪行为,要坐牢的。

邱原见势不对,就跑掉了。

流沙河很关心他。在自己生活极端困难下,流沙河还偷偷给他送去90斤全国粮票(其实就是帮他逃到外地躲一躲)。

可惜,邱原没躲多久就被捉住。

私刻公章本不是死罪,不过既然是右派就另当别论。

最终,认定他私刻公章、叛国(逃亡被认定要逃出国)、抗拒改造,判处死刑。

流沙河多年以后回忆:上面决定判处死刑,死亡名单已报了上去。1971年9月十几号,他在宁夏街市大监狱里自杀(用一根磨尖的筷子刺喉咙)。当天公安人员到他家里,只淡淡地对他的女人说了一句:跟我们到局里去一趟。他妻子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公安带她入一监室,她只见一人躺在地上,盖着被子,掀开一看,丈夫上身全是血渍,人早死了。他妻子看到他的情形可想而知,公安冷冷地丢下一句:自己收尸!家里人就把他埋在白家场的竹林盘里,这么多年,我不知哭了好多回啊。

对比一下邱原,流沙河好歹保住一条命,活到今天88岁在众人敬仰下善终。

他的老婆和一儿一女也安然无恙,没到家破人亡的地步,也还算不错了。

写到这里,330小编感觉上面写的这些很不真实,总觉得就是我经常写的那种科幻故事。

可惜,这就是真实的历史,绝对不是什么故事。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