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野史趣闻 > 手机访问:m.2bui.com

老子出关失踪之谜:不是被暗杀于监狱,就是羽化而登仙逃离了地球!

有一个网络传说,说地球是银河系的大监狱。

在太平洋西岸某处,有一群喜欢祭祀上天的部族,这个部族有一个长者,通过上下求索,天窍似乎闪出一道缝隙,照亮了他内心的渴望与惶恐,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澈通明,他自己也变得真实和强大,他感觉自己恢复了婴儿,或者更早时期的记忆与能力,总之,他看到了一种不朽与永恒。

老子参透了宇宙

他决定离开生养他的地方,到遥远的地方去,寻到一处僻静的原始山林或荒漠实现涅槃重生。

他走到门口,大概是偷偷出门,没有出门手续,被把门的拦住了。

门长认出了他,他们曾经同在一个管理层做事,知道他是这一带名望很高的智者,想让他留下点什么,作为出门的交换,否则,双方都会承担风险。

这位老者回顾了自己苦思冥想的所得,自忖道:只看他有缘无缘了,若是无缘,我写出来,他也破译不了;若是有缘,也许会多一个同道者。

于是开始书写。

这位找到不朽秘方的便是周王室守藏史老子,那位门长便是大散关(通常说是函谷关)关令尹,司马迁说,他叫喜。

尹喜善观天象,欲求天道而不得。

于是尹喜酒肉伺候,老子挥毫濡墨。

写出了第一段话:有物混成,先天地生。

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

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强为之名曰大。

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故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

域中有四大,而人处一焉。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关令尹看了半天,不解。

便问:先生所书者何意?为何不给这东西一个确切的名称呢?老子道:这东西是个浑然天成的存在,在鸿蒙初开前就存在了。

我听不到它的声音,也看不到它的状貌,空虚而寂静,它不借助任何外力,是一个独立的存在。

它循环往复地运行着,永不衰竭,可以看做是天地万物的母亲。

它无形无状,我也没法命名,所以我勉强称它为道,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大。

它空阔无边包容一切;它大则无所不至,至则无所不到。

但是它穷极必返。

在我们认知的范畴内,道大、天大、地大、人也大。

人居四大之一。

这四者,人取法地,地取法天,天取法道,而道纯任自然。

老子一席话,尹喜如听天书,但却暗暗称奇:这是站在什么角度来审视这个世界的啊?这个高远的视角是否叫做宇宙观,他是站在天的上方来审视宇宙、审视人类的吗?不然如何得出这匪夷所思的论断?但是宇宙生于何时,来于何处?老子一定把这些问题看透了。

不然,为何说道是宇宙的母体,自行运化而生天地,而生人类万物?他把那个混成之物的道凌驾于老天爷之上,更凌驾于君王之上,是真的,还是另有所图?因为在那个时代,人的见识局限于人神之间,除了人本身这个神秘的存在,还有日月星辰、山水林木诸路神祗,这些神祗之上,便是老天爷这个至高无上的大神。

眼下,老子无中生有,造出一个道来,说是天外之外的一个更大的存在,真是不可思议。

在老子看来,道无始无终,天地初开,成为道的第一层次显现物,人与万物是继天地之后的第二次显现物。

所不同的是,人具有万物所不具备的思维与认识自身和万物的能力。

尹喜陷入沉思:这个神秘的道是什么模样?它的存方式是怎样的?既然是有物混成,那么,老子一定认为道是物质的东西。

它不是神吗?老子说:道不是神,但它无声无形,寂兮廖兮,先天地生,循环运行永不停息,天地万物无不出于它。

万物的存在无一不是阴阳互根互有,相辅相成,有无相生难易相成,唯独道是个绝对体。

它是独一无二的,故云独立而不改。

尹喜不解:人类祭祀天地祖先,祭祀的是空气吗?天命难道是假的?老子说:这些,我都将在以后的篇章里一一呈现。

至于祭祀,那是人类的事,与天地无关,更与大道无关,人出于情感需要,爱怎么祭祀,就怎么祭祀,道无视无闻,不亲不仁。

尹喜越发迷惑,但也越发感觉神奇。

他怀疑一定有天上的什么神祗给老子传授了什么,否则这种超越人类想像的智慧,犹如宇宙真理的什么大道,怎么偏偏出自他的心头?因此,尹喜怀疑,老子一定是神人下凡,或者专来开悟他的,也说不定。

想到此,尹喜难掩心中兴奋。

走出地球第一人?司马迁说老子居周之久,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言余而去,莫知其所终。

自此,老子的下落史无定论,众说纷纭,玄之又玄。

但有一部小说,以玄幻的手法,探讨了老子的归隐之谜。

他有两个基本结论,一个是跟随王子朝南下,王子朝被周敬王追杀,周敬王采纳孔子的建议,把老子关在监狱里,试图留下活口,查找王子朝携带的国家文物典籍的下落。

但老子闭口不提,于是被杀。

孔子,这位曾经问道于老子的学生,接替了老子,成为新一任守藏史。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老子是参透了宇宙,是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第一人,他见周之衰微,叹道之不彰,无心于这个星球,于是写完五千言,便辞别尹喜,出关前一再叮嘱尹喜:吾言甚易知,甚易行。

天下莫能知,莫能行。

言有宗,事有君。

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

知我者希,则我者贵。

是以被褐怀玉。

然后过流沙,登昆仑,羽化登仙了。

尹喜翻来覆去地翻看着五千言,回味着老子的嘱咐,终于明白了:老子之所以决绝地离开,是因为他的话那么容易理解,那么容易实行,简单到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却不能知,不能行。

富贵者纵欲以丧真,贫贱者劳心而伤生,无不丧身心于外物,失真性于世俗,知之,行之,唯去欲而已。

我之所言所书,无不本于大道,宗于事实,绝非恣意荒唐之言,一件件一桩桩,无需费力,无需多知多解,只在休心,放下即可。

了解我的人微乎其微,照着做的人就更难得可贵了。

圣人疏于外而修于内,不矜夸于人,怀昆山之玉而莫能知者也。

后来,尹喜终有一天悟道,于周灵宝元年六月十九日飞升羽化而登仙。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