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野史趣闻 > 手机访问:m.2bui.com

道德经是谁写的?道德经作者什么情况下写出来的?

春秋时期,风云际会,百家争鸣,九流十家均留下了辉映千秋的文化典籍,构成了煌煌华夏民族的文化奇观。然而匪夷所思的是,曾被诸子所宗的一代大师,大道之主宰,万教之宗元的老子除了留下一部万经之王的奇书外,其人其事一如其道,窈兮冥兮,无声无息,留下千古之谜。

此后,关于老子的生平事迹史书所记,寥寥无几,语焉不详;《老子》的创作背景及其经过花样翻新,停留在传说和假说之间。现在,让我们绕开这些假想,以一种全新的视角来审视那段波澜壮阔的画卷,或许这才是窥探真相的有效途径。

内忧外患背景下的老子

王室势如累卵。老子的晚年,恰逢王室内乱,周景王因嫡长子姬猛懦弱,欲改立庶长子王子朝为太子,遭权臣单旗(单穆公)竭力反对,但却为包括老子在内的多数朝臣所拥戴。

《左传》载,前520年春五年四月,周景王被单旗等权臣预谋所害。景王死前,命大夫孟宾为顾命大臣,遗诏传位于王子朝。大夫单旗、刘蚠(fen二声)认为此诏将威胁自己地位,遂阴刺孟宾,立太子猛为王。史称单穆公之乱。

当年夏秋之际,王子朝击溃刘蚠军队,众大臣拥立王子朝为王。王子猛出逃,求救于晋国。晋国遣大军直逼洛邑。王子朝军溃,遂带百官退守于西南。

此时老子年逾古稀,无力奔波,只嘱家人随王子朝出逃,自己留守于洛邑城,自以为一介文臣,不干政,或能逃过一劫。不料竟遭囹圄之灾。而致其身陷囹圄的正是被他忽略的思想政敌,诸侯国的一代圣贤,孔子(本人一向崇拜孔子,只是出于推测的无奈,在此先行谢罪)。

入周问礼背后的玄机。孔子入周问礼多有记载,一直被列入中国思想文化史上的大事件。需要更正的是,所谓礼,不只限于狭义的婚丧朝聘,而是更广义的典章制度。孔子一生奔波于列国的应聘之路上,问政才是主要目的,问礼只是附带的小插曲。

老子第二次问礼恰逢而立之年,又居周三年,而这三年又恰好在单穆公之乱期间,孔子自言三十而立,三年中,孔子除问礼于老子之外,孔子又接触了何人、做了何惊天动地的而立大事,史书语焉不详,当然这次问礼,遭到老子一顿奚落。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记下了这段孔老之会: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且君子得其时则驾,不得其时则蓬累而行。吾闻之,良贾深藏若虚,君子盛德容貌若愚。去子之骄气与多欲,态色与淫志。是皆无益於子之身。吾所以告子,若是而已。

大意是:你说的那些所谓的圣人早已成了朽骨,只剩下他们的片言只语。聪明人时运好时就把握好它,不得志时则随遇而安。高明的商人善于装穷,道德修养高深的貌若庸人。去掉你的那些骄气和欲望,去掉那些迎合的神色和志向,那些对你没什么好处!

孔子很失望,但请求老子,可否将其注解的仁义之作《十二经》收藏于王室图书馆,老子道:惨然而汩人心,乱莫大焉!意思是,那些都是蛊惑人的东西,只能给人们带来祸乱!

以孔子的思想倾向,他肯定支持王位传嫡不传庶的正统论,在洛阳期间的三年间,谁敢保证孔子没去求见权臣单旗,以表心志?此后孔子对弟子说那位老子其犹龙邪!在王即天子,天子即龙的时代,此言是否暗含捧杀之意?

在此之前,孔子梦寐以求的《易经》,此后便能韦编三绝并删书赞易,将3240部古籍削减至120部,其余大部销毁,很多史实就此遗失,或被掩盖、被篡改。这一点跟诛杀少正卯如出一辙。

《荀子宥坐》等史书记载:孔子为鲁摄相,朝七日而诛少正卯。少正卯是孔子的学敌、教敌,孔子一旦得势,便找理由将其诛杀,至今也没见当年风头胜过孔子的教育家少正卯的只言片语。

可以推测,王子朝兵败出逃,老子作为史官,肯定不会唯唯诺诺留下王子朝之乱的笔墨,于是被投入监牢。周王室典籍既然被王子朝洗劫一空,就得让老子写下相关典籍名称及其罪过。如果以上推测有道理,《老子》就应该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完成的。书中,老子既要阐明自己的思想理念,又要告诫当权者做人之道,还要委婉道出争取自由的心曲,这大概就是《老子》的全部主旨所在。

身陷囹圄的自白书

史官是王室的发言人、国家大政和帝王言行的记录者,是最早的公文体,绝不允许随便加入自己的观点,私人著作更是犯忌之举。但《老子》却是以个人名义发表我的见解和表白,这样的写作口吻,只能是在特定环境中下完成的非记史类文字,或者叫呈供或自白更为合适。

这些劝导之类的话,暗示着老子面临威胁:

把这段话作为在囹圄内的自供状最好理解。面对强权,老子不会乞怜,不会对抗,但也不会放弃自白的机会,委婉地以劝导和提醒的方式表明自己的观点,以争取自由。老子告诫当权者适可而止:虚名、货利都是身外之物,生命才是至高无上的。权利地位和人生价值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自明。任何事物都有其极限,超出此限,则必然向它的反面发展。

下面这段自谦修身的话,是告诉当权者,自己早已坦然面对:

身陷囹圄的人除了要给最有权势者写呈供之外,对那些掌握生死的司寇尉氏之徒,也需要争取通融,所以要告诫他们该如何做人与做官,让他们了解自己,期望不至于为难于自己:

此段文字戚戚然令人唏嘘,既是自谦的表白,又有面临绝境时的人生感慨:人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宠为下也。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皆惊。为了保全自己,在生死抉择面前,必须自我贬低,既让对手轻视自己,还要不失人格与名节,既表达不奢求权位与名利的品性,又有为人处世的说道。此种文字格调恰与身处险境时的本能反应和心理需求相一致。

身陷囹圄,前途未卜,老子求生之念未泯。《老子》丙本曰: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故大道废,安有仁义?六亲不和,安有孝慈?邦家昏乱,安有正臣?该本指向明确,应该是写给周敬王王子猛的。老子讲天道,告诫他治理国家的政治方略,同时提醒王子猛防范小人的聪明智巧。

《太一生水》还说以道从事者,必托其名,故事成而身长。圣人之从事也,亦托其名,故功成而身不伤。这些话没有谏言、表诚的意思,也没有提醒、劝导、自谦含义。这些话可能是说给孔子的,此时的孔子已接替老子,成为新政权的司空、守藏史。

因为孔子问政于老子时,多涉及礼,而老子却不屑回答。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不得不借回答曾经的问题,试图缓和关系,同时暗含警示孔子应遵从天道,不做助纣为虐的事,给自己留条后路。这对于年轻气盛的孔子是不可以接受的。但此后,孔子虽抱负远大,却一直没得以施展,后半生弃政从教,才体会到老子的伟大,才产生了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的感言,并在他的诸多著作里揉进了无为中庸之道以正治国太和之路等方面的思想。

老子没出关,而是死于监牢

老子既是政敌,岂能一放了之。有专家说,老子及其家人和百官一样,都跟随败亡之君王子朝出逃楚国了。可是那时候,先是在位的周景王被阴刺,接着顾命大臣大夫孟宾被谋杀,王子朝出奔西南不久,就被新上任的国君周敬王追杀老态龙钟的老子独能全乎?

老子所谓当朝司空、史官、王室代言人,知道新政权的底细,又与新政权对立,岂有不杀之理?不仅要杀其人,还要将其相关信息销痕灭迹。因为作为当代最有学问的人,老子在当时应该是名满天下的,要不然,孔子为何一生数次问政于老子?

且当时的诸子,就连同时代的大儒荀子、法家集大成者韩非、同为显学的墨家墨翟,以及另一支显学、道家分支杨朱学派等等名流多受老子影响,他们的著作对老子也多有涉及,所以不管是王室、诸侯以及民间,有关老子的记载都应该是而丰富详实的。

但奇怪的是,如此一代宗师,竟连最基本的个人信息都没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这不得不与孔子在那个时期删六经联系在一起。所以,为杜绝后患掩盖真相,刻意焚毁有关记载,便顺理成章了。因此,现在的史书会出现多个不同版本的老子形象,甚至可以篡改《老子》原著,妖魔化老子,这个史实可以从郭店竹简本到马王堆帛书,再到今本《道德经》等内容的演变中窥得其中奥秘。

综上所述,老子的结局一定是写完自供状便被秘密处死,并进行文化管制,封杀一切与其相关的信息!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