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奇闻 > 灵异 > 手机访问:m.2bui.com

香港杀女断头案,九龙顺利村16岁少女李玉屏被父亲李志腾杀害,头颅不知道去向!

顺利村在九龙观塘区北边,靠近九龙的飞鹅山,大概在八十年代竣工,那里最早是七号坟场。

听这名字好像就吉利不到哪里去,虽然叫顺利村,开发时也不太顺利,后来被政府开发为公共屋村,开始繁华起来,居住了很多人。

那里有很多楼群,包括利恒楼、利明楼、利富楼、利祥楼等,还有一个警方的顺利纪律部队宿舍,基本上也算是九龙的市区了,那里也出来过名人,无线电视的黎耀祥就是顺利村出来的。

香港杀女断头案

我砍死了我的女儿砍伤了儿子!68岁的李志腾衣衫褴褛,手提黑塑料袋步入旺角警署,并向当值警员自首:你逮捕我吧!当值警员大为紧张,立即与李志腾录取口供及通知上级。

这宗发生在2005年2月九龙观塘区北部顺利村的伦常惨案,震惊全香港,每次想起都觉得心寒及可惜。

在2005年2月2日,李志腾脑海中一直幻想的屠杀计划,正式实行,他利用妻子交给他的交租钱去买了一把斧头。

时间大概在下午2点,回家后,16岁的女儿李玉屏正在房中熟睡,他走入房间,用斧头直接对着女儿的头部劈下。巨响及痛楚惊醒了阿屏,她血流满面,向父亲苦苦哀求:爸爸别砍我啊,不要杀我啊。

但李伯丝毫不理会女儿的哀求,一心只想杀死她后,再把妻子和儿子两人杀死。

李伯用斧头不断劈向女儿的头及颈部,在杀死女儿后,将尸体拖到厕所,将头砍下,装进了塑料袋,准备扔掉。

死者李玉屏  案发当天的下午3点,长子阿诚放学归来,阿诚开门后,李志腾马上拿起染了血的斧头,由上而下地向阿诚劈去。阿诚马上用手挡,并大叫:爸爸为什么要砍我啊,发什么了什么事!阿诚马上冲向旁边的厨房并关上门。被砍伤的阿诚李志腾见屠杀计划失败后,带着女儿的头颅逃跑了。据说死者母亲回家后,发现血腥浓重,家中气氛异常。走入卫生间后,发现浴室内满是血迹,一具无头尸体靠在墙角,浑身是血。因为从身上的长袖t恤和长裤看出是自己女儿的衣服,死者母亲当时惊吓过度,尖叫着昏厥过去。

随后邻居发现情况,迅速报了警。警察现场搜集证据和进行案情调查后,确认了无头女尸就是李玉屏,案发后父亲已不知去向。

当时全港通缉疑犯李志腾,同时重案组在建筑工地等其工友处寻找线索。警员手持疑凶照片在附近搜捕但在两日后,李伯在2月5日的早上7时多走到旺角警署,向当值警员自首:我砍死了我的女儿砍伤了儿子。李志腾被拘捕疑神疑鬼酿成惨剧李志腾任职酒楼服务员多年,步入中年依然是孤家寡人,他一直希望能娶妻生子,让自己有一个完整的家。他表示:我不想老的时候还是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在1981年,李志腾在内地娶妻,妻子先后生下儿子及女儿。妻儿长期都在内地,而李志腾因工作关系要长年居于香港,所以未能经常回去探望家人,与妻儿的关系自然变得疏离。直至2000年,李志腾申请了他们来港,才终于一家团聚。本是开心事,李志腾却忽然遭到解雇而失业,家庭支柱的角色随即转移到任职清洁工的妻子身上。失业后,李志腾无所事事,开始觉得自己在家中没有地位,不受妻儿尊重,女儿更经常与他起争执。同时他又自卑感作祟,因就读中六的长子也要于假日做兼职帮补家用,令他深感压抑却无从宣泄。个个都不尊重我,当我不存在、一对子女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亲生的,有没有当过我是爸爸、那个贱女人一定有第二个男人!李志腾整个人开始变得神经敏感,经常自言自语,又将两名子女视为出气筒,更开始怀疑妻子与别人有染,怀疑两名儿女并非自己亲生。不安、自卑和压抑的情绪,最终令他的精神异常,做出如此可怕的事。警方最终对该男子以谋杀及蓄意伤人罪进行公诉,但是其口供中并没有给出女儿头颅的下落。怀疑被砍下的头颅被送到堆填区,大批警员进行搜索警方在顺利村的垃圾房、停车场等地方地毯式搜索

两个月后的四月初,再度提审时警方依然没有找到失踪头颅,但法院根据香港法律判决李志腾杀人罪名成立终身监禁,并终身不得保释,但因为证实其精神有问题,先在精神病中心接受治疗。

虽然案子结了,但是死者的头颅还下落不明,至于最后头颅是否找到不得而知了,不过因为这起案子,也传出了不少诡异事件。诡异传闻不断由于凶案实在太恐怖,而且头颅没有找到,一时间利祥楼的住户纷纷清理自家杂物和垃圾,以免有死角藏匿脏物,卫生工作简直一家比一家好,并且烧香拜佛。警方在调查案件期间就发生了多起诡异事件,虽然凶案现场单位已经人去楼空,但街坊仍不停反映碰见死者鬼魂,心有余悸。

伙计在回到案发单位处理案件细节时,死者的大哥和妈妈已经搬离该单位,屋内狼籍不堪,感觉非常阴森。询问利祥楼的互助委员会负责人时才得知,虽然警方解除封锁,房署已经把房子归还死者家属,但家属不敢居住,于是搬到别的屋村去了。

利祥楼从此没有过太平日子,几乎所有居民都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之中。

最早碰见的是大楼入口值更的广叔,在某天值夜更时,由于没什么事情就坐在椅子上打瞌睡。位置是在值班室的玻璃前,玻璃外就是大楼的入口,来往人员都要经过这里。

当时,不知什么原因广叔突然打了个激灵,从瞌睡中醒来,迷迷糊糊往玻璃外看,当时三魂七魄吓丢一半。

他朦胧看见有个女孩子站在楼层口的信箱处,正对的位置大概就是二十楼凶案现场的那家单位的信箱。而从背影和头发、穿着来看,正是被害的李姓女儿,广叔年纪较大,经历事情很多,但是也心惊了一下。

拿起电筒走出值班室,出去以后,打开电筒往信箱处察看,什么也没有,刚才位置看见的背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广叔第二天就买来纸钱烧纸,祈求别再回来。

住在凶案现场同一楼层附近单位的卢姓人家跟伙计抱怨︰现在我回家时宁愿绕远一点,也不敢经过那凶案单位。

原来,自从死者哥哥和妈妈搬离后,这间屋子因没人住,又发生命案,所以再次被封存了。有一天,卢姓人家回家经过案发单位门口时,突然听见里面有低沉的呜呜的女孩子在哭的声音,从单位的最里面空旷处传来,异常清晰,听起来伤心至极。这哭声让人听后鸡皮疙瘩满身,头皮发麻,卢姓人家快步离开门口,不敢再从门口经过。

与案发现场只有一墙之隔的那家人反映:家里那只宠物狗,平时叫的很厉害,但是案发后就不再大声叫嚷,偶尔只听到呜咽低吼。而且在死者头七那天,小狗在夜里突然狂叫,对着墙壁不停低吼,墙壁那边就是案发现场的浴室。直到天亮才停止叫声,当时整个楼层都听到狗吠声,但没人敢起来查看。没过过久,那家人也搬离了该单位。如果说近距离接触,那就是梁先生和梁太太了。

当货车司机的梁先生,和从事保洁工作的梁太,与两个儿子在顺利利业楼住了十多年,利业楼在利祥楼的斜对面,中间是马路,有条人行天桥连接利祥楼的四层大厅。

案发后一个月,在某天晚上凌晨左右,梁太和刚下班的梁先生,一同到住在利祥楼十九楼的街坊家中打通宵麻雀。

由于当晚下小雨感觉特别阴冷,两夫妻便从行人天桥走过去,然后从利业楼步行到对面利祥楼四楼的大堂刚巧一部电梯打开。

于是他们二话不说便进去,打算直接升到十九楼快些跟街坊打牌。

当时电梯门打开后,梁先生和太太都看见电梯内有一个约十五、六岁的女孩子。

但当时电梯内的灯光比较昏暗,看不清样子,只见她留有中等长度的头发,穿着长袖t恤和长裤,独自站立在角落。

梁太反映:当时第一感觉是很奇怪,因为在这么冷的天她竟穿这么少。

不过他们丝毫没有联想到前些日子的恐怖杀亲案。

梁先生打算按电梯楼层的数字,发现十九楼的数字按不下去,当时以为按键失灵了,看到二十楼的数字亮着,就想干脆直接到二十楼然后再下一层。

电梯慢慢上升时,梁太觉得电梯内越来越冷,当梁太触摸一向都很耐寒的老公时,他的手也十分冰冷,因为梁先生一直有冬泳的习惯,所以不怎么怕冷,当晚竟然也觉得刺骨的冷。身后的女孩子一直没发出任何声音,他们曾经回头望她,见她低下头,呆呆的样子,脸依旧看不清楚。

不过更恐怖的事发生了。他们突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电梯门上,透过银色光滑的电梯门看到了自己模糊的影子。这时的他们才意识到不对劲,当时电梯门上只有梁先生和梁太太的影子,从什么角度都看不见身后的女孩子。

梁太当时就吓到不敢说话,只想快些离开电梯,但那一刻感到电梯的速度特别慢,如同静止一般。

当到达二十楼时,梁太立即拖着老公离开。他们回头望那女仔是否走出时,发现电梯内竟空无一人!

当时他们就明白撞鬼了,那晚他们没有去街坊家打麻雀,也没再坐电梯,最后老公拉着老婆走了二十层楼梯跑回了家,再也不敢去利祥楼了。自从多起诡异事件在利祥楼发生后,街坊自发性地要求利祥楼互助委员会筹办打斋超渡的法事。

法事做完后,也就没再传出什么奇怪的事了。这起案子因为较为血腥残忍,在当时也引起了不小反响,街坊邻居提到杀人犯,依旧咬牙切齿,也多少为死者感到惋惜,16岁的花季少女,不曾想死在父亲手里。

在《香港奇案实录》中,也详细讲述了这起案子。

  • 奇闻怪事奇异生物灵异事件未解之谜历史趣闻
    探索发现奇风异俗科学探索社会热点谜案追踪
    宇宙奥秘ufo奇异植物地理风光战争谜题
    星将传奇名人轶事军情解码正史铁闻野史趣闻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