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大佛佛像胸前惊现“藏宝洞”

考古发现 · 09-02

佛教在两汉时期传入我国.经过魏晋南北朝的发展,至隋唐达到鼎盛。唐代时,乐山名为嘉州,这时候的佛寺四处可见。佛教在乐山一带的流行可从两件意义重大的事件得知,一是峨眉山最终由道教圣地变成佛教圣山,被称为普贤菩萨的道场;另外一件就是乐山大佛的修建。

  乐山大佛位于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汇流处,地处四川省乐山市,并与乐山城隔江相望。大佛建于唐代,高71朱,是我国现存最大的一尊摩崖石刻像。这座与凌云山浑然一体的弥勒大佛,在长达1200多年的时间里,面向峨眉山,注视着滔滔江水,浩浩岷江;难怪有人发出如此感叹:山是一尊佛,佛是一座山。

  带领群山来,挺立大江边。

  海通剜目凿佛乐山佛由唐代开始修凿,是世界上最大的佛雕。作为中国古代佛教文化的珍贵遗产,是古印度佛教文化与中国文化碰撞与融合的产物。

  关于乐山大佛修造的史料,目前仅存当时剑南西川节度使韦皋撰写的一篇碑文——《嘉州凌云寺大弥勒石像记》。从碑文内容来看,大佛工程耗资巨大,修造工程中间停了两次。提到主持修造大佛之人,最有名的是海通和尚。

  出生于大唐开元初年的海通和尚,原籍贵州,本名清莲,寓意“荷花出淤泥而不染”。海通12岁那年便已出家,拜高僧慧净为师,24岁那年离开师父游历四方。

  这年夏天,海通独身一人来到四川嘉州(也就是现在的乐山),发现凌云山上灵气甚好,山下即是大渡河、岷江、青衣江三江汇流处,便欲在此地修行参禅打坐。此地虽具灵气,但在此过往的船只却常常不幸遇难。海通和尚独居山上修行,眼见此情此景,难免悲从中来。

  一天,他亲自来到山下察看险情,当他攀过岩壁来到凌云山脚下的时候,一个急浪打了过来,一名壮年男子被打到了岩石上。只见他左手拿砖,右手拿锤,一动不动,已经昏死了过去。海通和尚立刻上前将男子背到岸边。过了许久,男子才渐渐苏醒了过来。原来这男子是名石匠,也是不忍见众多船工兄弟在此航行时丧了命,便下定决心在石壁上凿篙眼。这样一来,就能避免船只在行驶的过程当中碰到石壁。石匠的这种精神更加触动了海通和尚的心灵,经过日思夜想,他终于想出了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在临江岩壁上凿一座最大的弥勒佛像。如此一来,便可保佑苍生太平。

  方法想出来后,海通和石匠分头行动。海通和尚到了江淮一带募化资金,石匠则留在嘉州会同远近的能工巧匠打造建佛工具。他们于开元六年正式动工。开工那天,千锤凿石,响声震天,场面极其宏大。被凿下来的岩石纷纷掉入江中,激起千层巨浪。

  春去秋冬,寒来暑往,大佛就在大伙儿齐心协力的建造下,轮廓日渐明晰。三江汇流处开始有了太平。

  嘉州当地有一郡守,听说在海通和尚手里还有一大笔当时募化而来的钱财,于是带着一大帮随从前来敲诈。面对强权,海通毫不惧色,义正词严地说:“自目可剜,佛财难得!”被激怒的郡守恶言相对并说:

  “那你倒是挖给我看看啊。今天不挖,我把你们这一批刁民全部抓走!”

  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海通和尚当真剜出自己的一只眼珠,捧在掌中,放到郡守面前。郡守见状吓得落荒而逃。

  乐山大佛是一尊弥勒佛,佛经上说过,弥勒象征着光明与幸福,弥勒出世将会“天下太平”。这与当初海通和尚选择弥勒佛镇守三江激流的要求是相合的。《弥勒下生经》里面描述,弥勒佛像具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乐山大佛是具增添中国特色的古弥勒佛,整体形象超凡脱俗,双脚自然下垂,平稳且安定的坐姿让来往行船之人有战胜激流险滩的勇气和决心。

  后世之人,凡提到乐山大佛,无不想起海通和尚。但事实上,海通和尚并没有完成建佛大业。他从前期筹集善款到开始修造再到后期主持,前后加起来差不多18年,其中募集与策划就占了 10年。当他因积劳成疾圆寂后修造大佛的工程也停了下来,剩下的大部分工程则是后来由当地官员组织完成的。

  海通主持正式修凿大佛用了8年,完成了大佛头至胸的部位,而大佛胸到膝的部位则是由剑南西川节度使章仇兼琼主持修建,花了 7年。

  在章仇兼琼之后的节度使韦皋主持完成了 “莲花座上及膝”这部分工程。

  在这之后的“丹彩以章”、“金宝以严”的大佛上色工程、“像设以俱”

  的九曲栈道工程、“万翕灯焰”的佛窟内其余小佛以及韦驮护法神的工程,还有大像阁的工程,前后加起来共耗时将近15年之久。

  另外,海通当时募集资金数额十分有限,主要是以民间集资为主。

  章仇兼琼“持俸钱二十万以济经费”、韦皋“以俸钱五十万佐其经费”,都先后拿出个人薪金以支持大佛的修造工程。但是由于此工程十分浩大,在财政上起到最关键作用的还是地方财政的税收资金,而这也是得到皇帝的特许恩准。朝廷不仅以直接拨款的形式以示支持,更是将凌云山栖鸾峰这块风水宝地以免征地费的形式无偿划拨给海通和尚修造大佛。

  以此来看,乐山大佛建造工程由最初的民间发起,后逐步转变为官府工程。官府花巨资修造的这一工程可谓唐王朝的形象工程。

  据相关学者研究,乐山大佛的形象是严格按照佛教《造象度量经》

  有关尺寸进行施工的,“三十二相、八十种随形好”,大佛头顶有1021个螺旋发结,手指纤长,长8.3米。乐山大佛的头部、神态和衣饰有着明显的汉族化、世俗化的倾向:身材魁梧,体态肥美,双手抚膝,慈眉善目,仪表端庄。

  大佛开凿于唐代开元初年,当朝皇帝唐玄宗是有名的道教君主,曾下令抑制佛教,禁止修造佛教寺庙,勒令僧尼还俗,既然如此,为何唐玄宗还支持如此浩大的佛教工程呢?

  相传,还在李隆基20岁的时候,他因机缘巧合得到了一枚珍贵的佛祖真身舍利,并在梦中看见一巨佛坐在三江河畔遥望峨眉山。后来,经他人解梦得知此乃大吉之兆,预示着李隆基将开创盛世。公元713年,李隆基掌握实权,登基为帝,改年号为开元。有说是登基后的李隆基为了还愿,因此修造了大佛。但最可能还原事实的说法是,唐玄宗李隆基为给供奉于凌云寺的佛宝舍利找一个安全的处所,因此下令开凿大佛。

  在开凿大佛的同时,命御林军亲自监督设计并主持修造了地宫。大佛修造前后共90余年,经历了唐代的四位皇帝。只是,大佛建造过程中所修的地宫门到底在什么地方,至今仍无法得知。

  大佛胸前现“宝藏”

  由乐山市政府组织的修补大佛的工作于1962年展开,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颇具规模的修补工作。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在修补前胸时,工人在佛肚前发现一个封闭的藏脏洞,因其位于大佛胸前的心脏处而得名。藏脏洞的发现让人们纷纷猜测,这是否印证了 “藏宝洞”

  的传说。藏脏洞是一个高3.3米、宽1米、深2米的长方形暗室,应为人工开凿而成。但令人大失所望的是,被打开的藏宝阁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是:废铁、铅皮还有封口石。这里面唯一有价值的就是封口石了,此封口石为“天宁阁记事残碑”,是宋代的记事残碑,为重建天宁阁的遗物。大佛竣工之后,剑南西川节度使曾修有一座13层的楠木大橡阁,后被大火所烧,宋代重建的就是“天宁阁”,后来还是被毁坏了。问题是,宋代时修建的天宁阁的记事残碑为何成了大佛藏脏洞的封口石呢?

  古时候修建佛像多有在佛像上修建密室的例子,按照佛教造像仪规,在佛像上设“藏脏洞”,洞内装有“五谷”及“五金”,五谷象征菩萨保佑五谷丰登,五金代表菩萨保佑“招财进宝”。不同的是这些藏宝洞大都开在佛教的背部,但乐山大佛却开凿在佛像的心脏部位。

  据现场的两位目击者回忆推测,一人认为藏脏洞里废铁与铅皮应是盗墓者留下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大约清末民初。另一人认为暗室内的废铁应为“鎏金铜壶”,而铅皮的原型应该是“铅皮经卷”。如果推测成立,那么这些废铁和铅皮也应是宋代遗物。

  但一切都只是推测,这当中最重要也是唯一的线索便是那块记事残碑,但令人深感遗憾的是在“文革”时,暂放于海师洞(海通和尚居所)保管的天宁阁记事残碑却不幸遗失。

  关于残碑上所记录的文字,暗室之前到底是用来装何物的,暗室又是何时所修,这一连串的问题或许还要等待时机成熟的时候才能揭晓答案。

  2006年6月,中国科学院与当地文管所的大量专家学者齐聚乐山大佛,应用先进的雷达探测器,耗时大约一周时间,对巨型佛像进行细微的“B超体检”。

  此次“体检”的目的是基于对大佛身体内部构造的担忧。大佛距今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千百年来,历经自然灾害,同时还受到战争的侵袭。此项名为“地质雷达无损检测”项目,有来自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的4名专家学者,还有大佛景区文管所的5名专家,另外还有招聘来的8名工作人员。运用的地质雷达电磁波将深入大佛内部2 ~ 70米处。检测之前,有专家称:“我们将会发现乐山大佛内部是否存在佛教法器,如果存在,则其存留时间极有可能是1200多年前铸造大佛时雕凿进去的。随着探测工作的正式展开,大佛的脚背、双腿之间、双手、大腿以及胸部一一被检测完后,专家只做了一个简短的公布:“目前内部结构基本稳定,未发现异常情况。”而人们所关心的宝藏问题却只字未提。看来,关于大佛藏宝一事又将成为一个千古谜团了。

文章推荐:

法门寺惊现独一无二的佛指舍利

乐山大佛佛像胸前惊现“藏宝洞”

4名盗墓贼不幸于墓中丧生,原因竟然是这样

钱塘湖位于哪里?钱塘湖发源哪里

首任驸马墓被发现,该墓墓主是唐太平公主第一任驸马薛绍